• <strong id="5gmfi"><ol id="5gmfi"><strike id="5gmfi"></strike></ol></strong>

      <bdo id="5gmfi"><ruby id="5gmfi"></ruby></bdo>
      <strong id="5gmfi"><object id="5gmfi"><strike id="5gmfi"></strike></object></strong>
      <ins id="5gmfi"><ol id="5gmfi"></ol></ins>
    1. <menuitem id="5gmfi"></menuitem>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雜志 > 2022年 > 2022年12期 > 特別策劃

        安徽,干大事!

          作者:本刊記者 姚成二  編輯:紀海濤  來源:決策網時間:2023-01-02
        引江濟淮工程既是一條輸水河道,也是一條生態綠道、航運通道、文化廊道,蘊藏著巨大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安全效益。

        歷史性時刻,來了!

        2022年12月30日,目前我國在建的最大水利工程——引江濟淮工程,在經歷近6年的奮戰后,主體工程實現試通水通航,二期工程宣布開工。

        世紀工程,今朝圓夢,這一刻,安徽等了太久。

        這條平行于京杭大運河的第二條南北水利大動脈,將會帶來什么樣的改變?

        前世今生

        回答這個問題前,我們先聊聊運河。說起運河,外界的第一反應一定是世界上里程最長、工程最大的京杭大運河。

        這也是世界上唯一一條為確保糧食“漕運”安全,由國家投資開鑿和管理的工程體系??梢哉f,它擔負著“天下糧倉”的重任。

        與京杭大運河不同,引江濟淮工程的使命是破解淮河流域干旱缺水的難題。

        因為特殊的地理位置,復雜的氣象條件,使得淮河水資源分布極不均衡,在雨季集中的7、8月份,降雨量約占全年降水的70-80%。然而,汛期之后,淮河流域水資源又極為短缺,流域內人均水資源占有量不足全國平均水平的1/4,屬于嚴重缺水地區。

        加之,皖北地區是我國人口密度最大、耕地比例最高的區域之一,水資源承載能力與人口、耕地分布不相適應,人均畝均水資源量少,歷史上旱災頻繁。

        同時,由于水源不足和地表水體污染,長期超采中深層地下水,皖北已形成約3000平方公里的地下水漏斗區,一些市、縣地下水位嚴重下降。

        如何破解缺水難題?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引江濟淮的設想開始浮出水面,通俗點說,就是把長江水引到淮河中,補充淮河水的不足,因此,也被人們譽為“安徽版的南水北調”。

        但對于這一設想,當時也有不少不同的意見,有人說不切實際,還有人說淮河不缺水,引江濟淮的設想陷入擱置狀態。

        1978年,安徽遭受百年未遇的大旱,擱置近20年的引江濟淮再次進入決策者視野,但一段時間過去,又不了了之;1994 年,安徽再次遭遇大旱,這一情景再次上演。

        每當大旱,引江濟淮工程就被提出來研究論證;干旱過后,風調雨順,又放置一邊,工程一直呈現一種“若隱若現”的狀態。

        2001年,第4期《決策》雜志推出了《“引江濟淮”:安徽南水何時能北調》一文,對安徽為何要上引江濟淮工程、怎么上、為何遲遲不能上馬等進行了深入剖析,一時激起層層漣漪,也引發社會熱議。

        這其中,不得不提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錢”的問題。修筑運河是一筆大投資,在當時的背景下,如果爭取不到國家投資,僅靠安徽自身去籌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到了2006年,安徽省決定先期啟動引江濟巢工程,以強化巢湖水環境治理,但因國家有關部門對方案有不同意見,項目被擱置。

        轉眼來到2009年11月,水利部來安徽調研提出要加快引江濟淮工程前期工作,并安排淮委牽頭編制《引江濟淮工程規劃》,前期相關工作開始步入快車道;2013年7月,安徽省政府明確由省發展改革委牽頭成立省引江濟淮工程籌備組,負責統籌協調和推進項目前期工作;2016年12月,國務院批準引江濟淮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當月29日,工程正式上馬。

        歷經半個多世紀,安徽人期盼已久的引江濟淮夢想,終于照進了現實,折射出的是修建引江濟淮工程的堅守,更有持久的努力。

        “一號工程”

        說完了引江濟淮工程的前世今生,有必要再來說說工程的整體情況,換句話來說,它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工程?

        不妨先看看官方的權威解釋:引江濟淮工程是一項以城鄉供水和發展江淮航運為主,結合灌溉補水和改善巢湖及淮河水生態環境為主要任務的大型跨流域調水工程。

        為了高質量建好引江濟淮工程,2017年4月,安徽省委、省政府批準組建省引江濟淮集團,負責投資、建設、管理、運營引江濟淮工程。

        這項工程自南向北,分為引江濟巢、江淮溝通、江水北送三段,安徽境內輸水線路長587.4公里,總長723公里,其中新開河渠88.7公里,利用現有河湖311.6公里,疏浚擴挖215.6公里,壓力管道107.1公里。

        從供水來看,工程采用菜子湖線、西兆河線雙線引江,設計引江規模為300立方米每秒,2030年、2040年多年平均引江水量分別為34.27億立方米、43億立方米,涵蓋安徽省13市和河南省2市,共55個區縣,涉及面積約7.06萬平方公里,占我國國土面積的0.73%,惠及皖北、豫東4000多萬人口,改善灌溉面積1808萬畝。

        那么,關鍵問題來了,上馬這么大一個工程,得花多少錢呢?

        總投資949.15億元,施工總工期72個月,其中安徽境內總投資875.37億元,是安徽省投資最大的基礎設施工程,也被定義為安徽省“一號工程”。

        這么大一筆錢又從哪里來?

        采訪中了解到,主要是來自各級政府部門,其中中央預算內投資和中央交通專項資金約253億元,安徽省市配套資金約400多億元,還有約200多億元來自安徽省引江濟淮集團有限公司獲得的政策性銀行貸款。

        錢有了,任務也明確了,關鍵還是實干。近6年來,近2萬名建設者戮力同心,奮力拼搏,在施工高峰期,參建單位有241家,現場施工人員達到1.98萬人,施工機械(車輛)8000多臺(套)。

        世上所有偉大的事業,都是人干出來的,就在2022年12月熱火朝天的施工期間,振奮人心的消息傳來,引江濟淮二期工程(水利部分)可研報告獲得國家發改委批復,總投資約204億元,2022年內將正式開工建設。

        千年之后,堪比京杭大運河的江淮運河終于來了!

        這個總投資超過千億元的超級工程,不僅會成為皖北群眾喝上更好水的水源保障,改善巢湖及淮河流域生態環境,更將會重塑安徽的區域經濟發展格局,深刻改變安徽、長三角乃至全國水運發展的“版圖”,給人以無限的暢想空間。

        為什么這么說?

        江水北上

        跟任何一項重大工程一樣,引江濟淮在收獲好評的同時,爭議聲也一直存在?;蛟S會有人提出疑問:花上這么多錢去建設一條江淮運河,值得嗎?就算有回報,又該怎么算?

        這種疑問顯然是多慮了,可以很明確地說“值得”,引江濟淮工程功在當代,利在千秋,是集供水、生態、航運于一身的千年工程、民生工程、德政工程。

        先說供水,引江濟淮工程不僅可以讓皖北3000萬群眾喝上長江水,徹底解決群眾飲水問題,還可以改善農田灌溉,扭轉地下水位下降趨勢,能夠有力保障皖北地區生產生活用水,為皖北高質量發展注入水生機。

        就拿亳州來說,2020年上半年,先行建成的引淮入亳工程,成功讓亳州人民提前喝上了引調水,已累計供水突破1億立方米,占亳州主城區每日用水總量8成以上,超采區深層地下水位明顯上升,2021年1-4季度深層地下水位同比分別上升1.08米、3.07米、5.55米、5.22米,效果十分明顯。

        不僅是皖北地區,合肥也將大大受益。目前,合肥城市供水嚴重依賴淠河灌區上游的大別山水庫群,僅為一源(大別山水庫水源)一備(駟馬山引江水源)體系,每年在缺水季節都要向六安調水。引江濟淮一旦完成,合肥將形成“兩源一備”的城市水資源配置格局,有效解決合肥用水之難、用水之困,為合肥未來發展提供水資源承載力。

        再說生態,引江濟淮工程將加速水環境污染治理,有效改善巢湖及淮河生態環境。

        湖泊治理是全球性難題,可以說是本“難念的經”,作為全國水污染重點治理的“三河三湖”之一,巢湖一直有著治理的“煩惱”。

        而引江濟淮的通水,一水激活萬水流,讓巢湖的水流動起來,恰恰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全新的視角。自2022年10月以來,引江濟巢調水已突破1億立方米,正式通水后,工程年均可向巢湖補水5億立方米以上,大大促進了湖區水體流動和修復巢湖生態。

        這個道理,同樣適用于淮河,引江濟淮將引長江水入淮河,可以退還淮河流域被擠占的河道生態用水和深層地下水開采量,有效改善水質和生態環境。

        河渠通了,江水來了,江淮運河也最終浮出水面,這將會給安徽區域經濟發展格局帶來重塑性改變。

        “航運利劍”

        作為“一號工程”,引江濟淮工程被賦予了打通安徽“任督二脈”的意義與期望。

        引江濟淮工程貫通后,將成為國內最高等級人工航道,擁有354.9公里的航道,二級航道約185.9公里、三級航道約169公里,千噸級大型貨輪可以自由出入。

        也許會有人會問:在交通如此發達的今天,運河還有多少價值?

        價值巨大。盡管多式聯運交通體系現在已成型,但水運依然有著不可替代的優勢,不僅成本低、運量大,而且全天候、污染少,素有環保航運之稱。

        從物流成本來看,水路、鐵路和公路的運費成本之比仍達到約1︰5︰10。以運煤為例,一條大運河相當于3條鐵路的運力,抵得上七八條等長距離的高速公路運力。

        對于安徽這樣的新興工業大省來說,水運不可或缺。作為農產品、能源、原材料和制造業基地,安徽非常依賴水運,但在引江濟淮工程之前,淮河以北的運輸船舶要繞行京杭大運河,距離遠,排隊時間長。

        引江濟淮通航以后,將形成以長江、淮河、江淮運河為水運主通道的千噸級“工”字形水運網,結束淮河繞道京杭大運河入江的歷史,皖北、淮河中上游地區入江更加便捷,航運里程將縮短200公里至600公里,大大縮短運輸時間。

        這將會直接提升安徽“兩樞紐一中心”(蕪湖馬鞍山、安慶江海聯運樞紐,蚌埠、淮南淮河航運樞紐,合肥江淮聯運中心)能級。

        特別是合肥港,將由“始發港”變為“中轉港”,可以貫通南北、承東啟西,合肥也將成為通江達海的內河港口城市和重要物流集散基地,讓合肥在一夜之間接近甚至達到南昌和長沙的水運地位,帶動和輻射作用顯著增強。

        初步預測,到2030年江淮運河水運量將達2億噸,占安徽省水運量的28%左右,年可節約物流成本約60多億元,年可減少碳排放近180萬噸。

        有專家分析認為,經濟發達的省份,都是水運強省,安徽與江蘇地形相似度很高,但江蘇航道很多,水運的影響之大遠超想象,引江濟淮的通航就猶如通江達海的“航運利劍”,迸發出無限能量與動力。

        跳出安徽來看,引江濟淮向北延伸到河南,直通中原腹地,向東可進蘇北腹地,構建一條縱貫豫皖蘇三省、平行于京杭大運河的第二條南北水運大動脈,全面形成長三角地區“井”字形干線航道主骨架,正式打通長三角與中原地區水運通道,大大完善區域水運網絡。

        當然,除了供水、生態、航運這些功能之外,引江濟淮還有防洪、觀光、旅游等很多功能,這里不再展開。

        畢竟,引江濟淮通水通航只是前提、基礎,關鍵是要做好“后半篇文章”,如何充分發揮這一戰略性水資源配置工程的綜合效益?外界在問,安徽也在問。

        “后半篇文章”

        2022年3月24日,安徽省委書記鄭柵潔在調研引江濟淮工程建設時強調,加快建設嚴把質量發揮綜合功能,努力實現經濟社會生態效益最大化。

        11月22日,安徽省省長王清憲主持召開省政府專題會議,研究部署引江濟淮工程沿線生態建設、文旅發展等工作。

        王清憲指出,引江濟淮工程既是一條輸水河道,也是一條生態綠道、航運通道、文化廊道,蘊藏著巨大的經濟效益、社會效益、生態效益、安全效益。

        毋庸置疑,引江濟淮工程首先要保障的是發揮水資源配置主體功能,確保供水安全、防洪安全和生態安全,這是基礎和前提,也是安徽建設引江濟淮工程的出發點。

        讓人振奮的是,安徽不僅將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理念,貫穿于引江濟淮工程建設全過程,更是將管理保護引江濟淮工程上升到法律高度,彰顯了安徽的決心和態度,贏得外界的一片好評。

        2022年3月,《安徽省引江濟淮工程管理和保護條例》正式施行,條例不僅規定省、引江濟淮工程沿線設區的市、縣政府有關部門的職責,更是在輸水干線全面建立省、市、縣、鄉四級河長制體系,將工程保護落到實處。

        只有把生態保護好,把生態優勢發揮出來,才能實現高質量發展,這是安徽及沿線地市的責任與擔當,更是抓住機遇、贏得新一輪發展的“機會窗口”。

        “如果失去運河開發這個機遇,就有可能失去一次重大的發展機遇?!痹谥袊?000多年運河歷史中,運河過處,無不是經濟繁榮、文化興盛之地,“運河興,則城市興”,成為運河與城市發展互動的生動注腳。

        以杭州與蘇州為例,在漫長的千年歲月中,始終保持繁榮興盛,京杭大運河功不可沒。

        拿蘇州來說,沿河不僅建立了蘇州高新區、昆山經開區等30多個國家級和省級園區,集聚了大量企業,更是大手筆啟動“運河十景”建設,形成了別具一格的文旅產業,打造出一條具有旺盛生命力的沿運河產業帶。

        回到引江濟淮上,怎樣在這張白紙上,畫出精美的產業“圖畫”?

        在11月的這次省政府專題會議上,注重系統謀劃、科學規劃,做足激發活力的文章,用市場的邏輯推進建設、運營和管理,重點突破、以點帶面,努力把工程沿線打造成具有國際影響力的風景畫廊、生態綠廊、經濟走廊……一系列新目標、新謀劃、新打法,不斷涌現出來,打開了發展的新空間。

        這個空間有多大?以文旅產業來說,引江濟淮工程沿線11市53個縣區共有三級以上旅游資源3490處,最高等級五級旅游資源就有257處,這些旅游資源一旦“連點”“成線”“組網”,就是一條高顏值的生態長廊、高品位的文旅長廊、高質量的產業長廊,迸發出源源不斷的活力。

        合肥就率先行動了起來,正大手筆規劃建設百里畫廊,總面積達到72平方公里,構建具有合肥特色的“一湖、一廊、一園、一區”新格局,打造“合肥旅游跨越發展新地標、江淮大地上最美運河風景線、國家運河文化旅游目的地、世界知名現代運河”,這將有效推動合肥城鄉空間格局的優化,城市品質的提高,實現合肥經濟大發展、生態環境大改善、民生福祉大提升。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不僅需要政府引導,更需要市場驅動,感召社會各方參與,激發他們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同向發力、形成合力。

        可問題的關鍵是,怎樣去感召?

        一個好的形象標語,就是一種無形的感召力,耳熟能詳的“好客山東”,既凝練了山東人熱情好客的人文品質,又體現了“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的君子情懷,塑造了一個充滿正能量和感染力的山東形象。

        引江濟淮工程涵蓋15市55區縣,迫切需要提煉形成一個統一的LOGO和具有辨識度和影響力的IP形象,講好運河故事,塑造成感召市場力量的一張“金名片”。

        2023年,引江濟淮工程將全面建成并對社會開放運行,屆時,它會以怎樣的形象呈現在我們眼前?我們一起拭目以待,我們祝福這條偉大的運河!

        0
        最新期刊
        X
        X
        segui久久综合精品_se44444在线观看_sao虎视频精品永久在线观看_R级在线观看无码观看
      1. <strong id="5gmfi"><ol id="5gmfi"><strike id="5gmfi"></strike></ol></strong>

          <bdo id="5gmfi"><ruby id="5gmfi"></ruby></bdo>
          <strong id="5gmfi"><object id="5gmfi"><strike id="5gmfi"></strike></object></strong>
          <ins id="5gmfi"><ol id="5gmfi"></ol></ins>
        1. <menuitem id="5gmfi"></menuitem>